藏宝库 Database > 婚姻与家庭 Marriage and Family > 领养与生育 Adoption and Birth >

被同性恋双亲养育的孩子看同性抚养 ──丽夫卡、波比及童欣(四之一)

丽夫卡,波比及童欣之间有一些分别。他们都是在七十年代由同性恋伴侣养育的,丽夫卡及童欣现在已50岁,在六十年代有被同性恋伴侣养育的经历,而波比现今40岁,在八十年代有被同性恋伴侣养育的经历。他们三个都是在同性领养不是政治现象时被同性恋伴侣养大,那时也是同性恋群体对同性恋伴侣养育孩子没有特别兴趣的时候。

相比其他由同性伴侣养育的孩子,丽夫卡,波比及童欣的教育程度是较高。丽夫卡及波比都在著名大学获得英语博士学位,他们现在是大学教授。童欣在加拿大完成她的学业,取得会计师牌照。童欣在2007年出版了一本书《Out from Under》,她曾在世界各地如巴拉圭中作证,她的文字也被翻译成不同语言,如中文及葡萄牙文。同样地,丽夫卡及波比是著作的作者。

他们三人的教育程度可用两个方法理解。作为同性伴侣养大的孩子,他们或许不是典型的。Doug Allen在2013年发表的研究中,基于加拿大20%的人口普查,发现由同性伴侣养大的孩子,他们的学业成绩显著较低,在高中毕业的比率上,他们只有一父一母养大的孩子的65%,但在Allen的研究中,有一个例外,就是被男同性恋伴侣养大的男孩表现特别优秀,完成高中的比率比一父一母养大的孩子还要高。
童欣是由男同性恋者养育的,丽夫卡及波比由女同性恋者养育,所以他们的对话不会包括第四类──由男同性恋者养育的男性,但他们三人有较高的教育成就。

他们以下的讨论内容,是未经编辑的。每部份代表15分钟的讨论,总共有四部份。




*********

= 波比

= 童欣

= 丽夫卡

波: 现在跟我一起有两位隆重的嘉宾,一位是童欣,另一位是丽夫卡。我们三个现在已是成人,都曾经被同性恋者养育,我们有很多共同的经历可以讨论一下,当中也可能有些经历不尽相同。好,就以一条问题作开始吧,我想问童欣及丽夫卡:我们常常在大众传媒听到一个共识,就是来自一众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及一些像COLAGE的组织,这些组织代表同性恋养育的孩子,他们一同指出:被爸爸及妈妈养育跟被同性伴侣养育是没有分别的。童欣,你如何看?这个共识符合你的经验吗?

童:我想说,在同性恋伴侣养育的孩子中,我们是非常罕有的,因为在美国2010年的人口普查统计中,当他们在65万个家庭中寻找两个相同性别的成年人时,[1]他们发现在同性双亲的孩子中,每17个孩子只有1个是跟同性双亲一起居住生活,而因为我的背景,我并不属于其中之一,所以我不同意COLAGE的看法,我也不同意美国心理学会(APA)指出由同性伴侣养育的我们跟其他孩子是没有分别。我们受到长时间的影响,这不是我们在孩子时就已经察觉得到,通常等到20至30岁,我们才察觉到这个长期影响。对我来说,我并不属于其中之一,我感受到漫长及不能解决的忧伤,难过及沮丧在我的生命中。我有两个兄弟,我发现我们每一个都被成长的环境带来很大的影响,我们成长的地方不是一个家庭环境,当我和我的孖生兄弟八岁时,就被带往一些充满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及夸性别的次文化中,我们对这种文化有充份的认识,因为当我们幼年时,父亲已经开始带不同男人回家。

波:好的,当你父亲使你接触到同性恋文化,你有何感受?

童:对于一个小女孩的成长来说,在这种环境下,我不能确立自己的女人特性和女性身份,我感受到女性是没有价值及不值得被人爱的,坦白说,那时我希望成为男同性恋者,或甚至是夸性别男性,而不想成为长大中的小女孩,我深深感受到我一点都不可爱,因为在我生命中看到的男人,都不是爱女人的。

波:你知道吗?有一件有趣的事,因为在Doug Allen的研究中,他找了加拿大20%的人口普查数字,他发现表现最差的组合,是由两名男同性恋者养育的女性,她们的毕业率只有由一父一母养大小孩的15%。

童:因为失去安全感,在学业及工作都遇上很多困难挫折,老实说,我感到自己的人格被压碎,或许今天你会看着我,然后心想:「没有啊,我看不出有甚么分别。」我们不能只看长期的影响,而忽略了我因为这背景而付出了多少去克服这些困难挑战。即使我现在已克服了很多,但这是伴随我一生的长期挑战,直至我离开世界为止,因为我不是成长在一个为了孩子而重视父母亲的异性恋环境中。

波:对,非常好的论点。丽夫卡,你又如何?有甚么看法?

:我几乎完全同意,只是因为我的经历,我有少许不同的看法。我初步看了COLAGE 是甚么,坦白说,它更像一个马戏表演。我可以告诉你,当我的母亲没有跟另一个人有染,她不会在学校里出现,她不会去家长会见我的老师,她任何地方都不会去。当她跟另一个人有染,我一看到她回家,就像去科技展览会一样,她就像「噢,小甜心,看看我们去哪儿!」她们会在我的学校及老师面前表演,然后看可以怎样弄到他们不自然,这做法明显使我在学校处于恐布的环境中。意思是昔日我是一个读书不成的人,今天仍是,不能做乘数,也不能做类似的东西。

波:但你写得一手好文章!

:基本上我觉得美国心理医学会是错的,我不知他们问谁。我不知他们问甚么问题。我也不知有多可靠,你知道吗?他们在评论甚么?我在其他地方看过,但不记得在哪儿,哪儿所说的类似是这样,由同性伴侣养育是一件正面的事,因为这会令孩子更愿意在性方面冒险,也令他们的思想更加开放。

波:对,我也看过,这是在波士顿中,有一班人他们─

:谁想自己的子女在性方面冒险? 他们是甚么意思? 这只是一方面,第二,思想更开放,不要成为顽固的迷信者,他们说的任何事,都使我十分生气,你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得出结果的问题都是支配性的,「你如何看同性恋者?」「噢,他们十分伟大,令人惊叹。」对,两个同性恋家长坐在一起,用锋利的眼神注视你,你最好这样说。

波:非常直接。


丽:但他们问相同的孩子,你如何看基要派的基督徒?骂人固执是当你对着你不想固执对待的人时,才发挥作用,这合理吗?


波:不合理。很好,我觉得你说得很好。我认为我对这问题的响应是─ 你知道,我深入看过美国心理学会,美国社会学学会及领养服务机构,所有这些组织都受到同性恋运动的巨大压力,当你的研究数据与他们立场相反,你很大机会被抄,这正正发生在Mark Regnerus , Doug Allen Loren Marks身上,也发生在发表这些研究的人身上,也包括我。所以我绝不相信这类研究,也是因为我不认为统计数字能掌握到一个人没有爸爸在生命中的境况。

丽:对,在你生命中,没有一个生理父母,但有一班人,只要他们那天有兴致,你就要一起参与,当所有事都大混乱,就不会给你计划B,若一个小孩知道如果所有事酿成大乱,我可以跟祖父母一起住,但没有计划B的,你知道我说甚么吗?

波:对,有少许奇怪,我跟你们有些不同,我妈妈在我两岁时已在一种关系中,直至九岁她去世。所以在我们的生活中,她的伴侣是十分稳定。她们不会住在同一间屋,我以前还以为这是应该的事。我妈妈这个决定是好的,但即使如此,我已知道她们是情侣。她们两个对我都有权威,跟我也有感情联系。但我的问题是作为男孩,被两个女同性恋者养育,加上我有口吃,我曾努力克服口吃的问题,部份因为我继承了我妈妈家族的加勒比海西班牙口音,也部份因为我有女性气质。但我身边没有一个父亲,先撇开没有父亲作模范榜样的问题,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我身边没有一个男人,我不知这样解读我的经历是否恰当,但我真的希望填补这个缺口,而我是用性的方法填补这缺口,由13岁开始,我是极度随便地跟很多比我年长的男人上床,他们会给我礼物及金钱,我也知哪里可以找到他们。你知道吗?你去YMCA的芬兰浴或24小时超级市场外的停车场,他们都遍布在每一个地方,也部份因为我妈妈有很多同性恋朋友,使我认识很多同性恋的文化,也部份因为缺乏爸爸所产生的问题。所以对我来说,以上所有问题集合于我身上,不是很明显吗?

童:波比阿,我们大约有30%会成为第二代,相对一般大众的2%,这是非常高的比率。

波:你意思是我们当中会有30%成为同性恋或双性恋,对吗?

童:对,我们变得像我们的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双亲,有30%是如此。此外我需要讲,在所有这些已成年的孩子中,当中我曾跟他们谈话及电邮联络,差不多所有人都有一定程度的性别及性倾向混乱,这样说不是代表我们出柜及标签自己,而是我们有困惑,有挣扎。我们当中有为数不少的人──我不知丽夫卡是否如此,但包括我在内,曾经历过性侵犯,那些曾跟我谈话的成年孩子中,也曾经历性侵犯,所以这是一个充满性意识的环境,不单在家里,而是在那些文化中,我也曾暴露在这次文化里。对我来说,我觉得很挫败,因为我曾尝试找寻爸爸的爱和肯定,所以我在12岁时开始有男友,我的情感关系十分混乱,因为我拥有众多的男友,但其实我想填补我深层的需要──被爸爸肯定为一个女儿。

波:但这很有趣,因为你有一个爹地,这很吸引我。

童:但他的注意力只集中在他生命中的男人。在我成长的环境中,有三个主要的男人,但我爸爸及他的伴侣也各自有众多的性伴侣,所以某程度上他们不像二人伴侣,似乎有时是多人伴侣关系,因为我的爸爸及他的伴侣们也可以在市区的同性恋酒吧跟另外十二个男人有关系。


波:对,丽夫卡你知道这些事情吗?我不知你曾否接触过这类事情,但我知道不少女士跟她们已出柜的丈夫离婚及失去子女抚养权,她们的回顾及分享自己的经历时都跟童欣所提及的一致。对于她们前夫的开放式关系及众多男人在屋里的情况时,她们所有人都觉得十分惊慌。其中一个我一次又一次听到的情况,是他们会把色情的物品四处摆放。

童:对,我兄弟都遇过这情况。
波:丽夫卡,你如何看?
丽:我的妈妈有一些色情物品,我以为多数都是讲笑,因为她有一段时间曾参与在同性恋文化中。哎呀,我意思是在70年代早前,男同性恋者及女同性恋者之间的相处很好,直至当那些男同性恋者留意到那些女同性恋者没有足够金钱筹办活动,事情就出现变化。

波:对。

丽:所以那些女同性恋者被人甩走,你知道吗?「继续走你的路,我们今天在此分手」对吗?

波:对,童欣有相同的观察,我早前跟她谈过,她其中讲到男同性恋文化是非常豪华,而因为我妈妈的经历,我常常误以为同性恋文化是非常基层。
丽:阿,对呀,男同性恋者去渡假的地方都是非常美丽而我们去的就是乡下平房。
波:对,可住宿的旅行车,这是我常常去的地方。

待续。。。

--------


1: 更多资料http://www.cnsnews.com/news/article/census-bureau-admits-it-artifcially-inflated-number-same-sex-couples.

文章转载自http://englishmanif.blogspot.hk/2014/03/la-joie-de-vivre-29-kids-of-gay-parents.html



关键字 Keywords: LGBT LGBT , 同性恋 Homosexuality , 女同性恋 Lesbian , 男同性恋 Gay , 家庭 Family , 青少年 adolescent , 同性領养 Same-sex parenting , 父亲 Father , 人权 Human rights , 同性伴侶 Same-sex couples , 母亲 Mother , 同二代 gay adopted children , 色情 Porn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