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宝库 Database > 婚姻与家庭 Marriage and Family > 领养与生育 Adoption and Birth >

十二个没有父母的小孩心声

十二个没有父母的小孩心声

成长时没有爸爸真倒霉!我知道跟妈妈谈这件事一定会伤害她。若妈妈跟我有不同看法,我也没有其他人可以倾诉。我觉得很孤单。我觉得失去了所有童年的小事,例如有爸爸给你「骑膊马」骑在肩膀上),或教我如何踏单车,或当男孩追求我时,爸爸显得过份紧张及保护。我不是挂念那个捐精者,我只是哀悼那个没有爸爸的童年。[1]


我有两个妈妈,我常常好奇究竟有一个爸爸是件怎样的事,也会好奇我的亲生爸爸是谁。我好奇是否有方法知道他是谁?我不是期待一个充满活力、跳上跳下的爸爸,我只想知道他是谁。[2]


我是十五岁的女孩,我有两个妈妈。她们非常好,是我及妹妹所能拥有的最棒的妈妈们了。但..我仍然想要一个爸爸。我不是说我反对同性婚姻或同性抚养。我只想要一个爸爸,说了这些话我很难过。[3]

我真的不知道其他人是否明白这情况有多坏,一些像我妈妈一样的人敢这样自行把一个孩子带进这世界。你知道,一开始,这是我唯一看待我的处境的方式,这样想比较正面。但事实上,我那糟糕的妈妈永远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没有爸爸,带给我多大的伤害。[4]

父亲节去死吧,我妈觉得社会就是这样,但其实只有她是这样,我爱她但是,唉。她说性别对抚养儿童不重要。如果不重要,为什么她想我花多些时间与她的男性朋友一起,好让我可以有一个代替爸爸的人物?(开玩笑,好像她的男性朋友真的爱我而且与我连结,就像爱他们真正的孩子而且与他们连结一样,真是的)我想知爸爸是谁,而捐精者的号码和他的基本数据,根本没法解决这问题!我需要知道他。我需要跟他连结,做一些爸爸和女儿才会做的事。他是我存在的一半。[5]

我两个妈妈渴望的只是一个婴儿,还有一个像其他人的亲生子女的家庭。所以我常常想我是一个多么恐布的贱女人(没错,是贱女人),我破坏了她们的快乐,因为我希望我有一个爸爸在我的生命中,而不是一个捐精者假叔叔。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孤单和内疚,但也许你能体会?我觉得自己是个坏小孩,特别当我看到电视中有些同性双亲的好孩子,他们说自己有完美的家庭,他们不需要一个妈妈或爸爸,但有时我却「想要一个爸爸」。[6]

我是两个妈妈的女儿(不是亲生的)。我真的非常非常爱她们,但没有一天我不想要有个爸爸。对于像我这样不一样的孩子而言,一切都很困难,不管社会有多接纳都一样。我有男性的长辈,是妈妈的朋友,但那是不一样的。我爱我的妈妈们,但我不认同这件事:我永远不会知道我另一半的生理身份和手足。我永远不会这样对待一个小孩。如果我没办法有小孩,我会领养。我希望多一点同性恋或异性恋的伴侣考虑领养小孩。[7]

我的妈妈们总是能保持良好的形象。对每个人微笑,假装自己很快乐,这是我们家的座右铭。但每当我离开朋友的家,看到他们家和我的家多么不同时,我不总是很快乐。我最好的朋友的爸爸是个非常棒的人,他人很好、很有趣,带我们去很多不同的地方,他听我们说话。我很忌妒我的朋友,我把「爸比」这个字写在纸条上,放在我的枕头下。我想要有个像我朋友一样的爸爸,我朋友的家人都知道我很喜欢他们的爸爸,因为我总是想要帮他的忙。有一次我朋友的妈妈问我是不是那种「爸爸的小女儿」,就是那种非常爱爸爸、和爸爸非常亲的女孩。我回家的时候就哭了,因为我没有这种关系,也永远不会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8]



我是唯一有这种感觉的人吗?我是不是个坏女儿,因为我想要一个爸爸?有没有其他人有两个爸爸或两个妈妈,但心里总是想着如果我生在一个正常的家庭里到底会是怎样?有没有人希望使用正常两个字时,不会被迫上一堂关于什么是正常的课?我不知道谁是我真正的父亲,我也永远不会知道。这样很奇怪,但我想念他。我想念这个我永远不会认识的人。我想要一个像我朋友那样的父亲,这样是错的吗?我的朋友有两个哥哥,我常常和他们一起打篮球。被他们当成一家人的时候感觉很奇妙,我在他们家的时候总想着,在一个有爸爸和妈妈的家庭里的感觉应该就是这样吧。[9]

我对我的爸爸一点儿也不认识,不知道为什么,过去三年这件事总在我的心头上。情况愈来愈糟,甚至到后来,只要我一看到男性长辈,我就会开始想象〔关于爸爸的事〕。我甚至写故事,或改写那些有关爸爸和女儿的小说。我知道这样讲很疯狂,但我就是没有办法不这样。我看了《水瓶座女孩》这部〔关于一个女孩寻找未曾谋面的生父的〕电影好几次,甚至我记得每个场景、每句台词。但这没有办法改变我的妈妈是个女同性恋,而且每次我提到这方面的事就抓狂。她不肯告诉我任何关于我的生父的事,她想要成为我的爸爸,而且希望她的女朋友成为我的妈妈,她们想要成为这种幸福快乐大家庭。但我们没办法,因为这样不对,甚至感觉上就不对。我希望我妈妈是个我可以对男孩们提起的人,而不是个憎恨男孩的人。我希望她穿裙子,和男人约会。我想要一个有爸爸的形象的人,一个男人而不是一个女人。拜托有人能帮助我。[10]

……我是个十四岁的男孩,我和两个爸爸住在一起其中一个是我的生父,另一个不是。我的生母(她借我的爸爸们她的子宫好生下我)常常来我家。38岁,是我的爸爸们最好的朋友……我想叫她妈妈,但只要我这样,我的爸爸们就会很生气……事实上,我爸爸们不在时,我已经尝试偷偷的叫她妈妈了……我们之间有很亲的关系……[11]

十一

我在一群女人间长大,她们认为他们不需要或不想要男人。但是,身为一个小女孩,我非常渴望一个爸爸。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又很让人困惑,我内心总有一股对父亲无法熄灭的渴望,虽然我所处群体里面的每个人都说男人是不必要的。有些时候我对我的生父很生气,因为他从来不在我身边,有些时候我对自己很生气,因为我竟然希望有一个爸爸。– Heather Barwick[12]

十二

我从小就知道和两个女人同住并不自然,特别是当我看到我朋友的家里都有一个妈妈和一个爸爸时。我可以花多少时间跟他们在一起,我就花多少时间。我很渴望得到我朋友的爸爸们对他们付出的那种关爱。我很想知道被男人抱在怀里宝贝的感觉,我很想知道和一个男性长辈每天住在一起的感觉。–Brandi Walton[13]


你知道上面这些故事的妈妈们〔和爸爸们〕有什么错吗?

什么都没有。错只错在女人无法成为父亲,男人无法成为母亲。

虽然这些孩子爱他们的同性恋双亲,他们渴望一个爸爸(对于那个14岁的男孩而言则是一个妈妈)。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只要孩子能够诚实地说出心中的感受,他们就会这么说。我们看到那些因为死亡、离婚、分居、弃养等而失去其中一方家长的孩童,都有类似的心情。但对于遭遇这些状况的孩童,美国政府并不会当着他们的面,挥洒彩虹来来庆祝这样的事件。而且通常遭遇家长死亡、离婚、弃养的孩童,并不会被告知这是因为「爱赢了」;或他们失踪的家长是「进步」的象征;或他们被迫与其中一种性别的家长分离是为了保障另一方家长的「人权」。其他使孩子失去其中一种性别的家长的处境,并不会让孩子在渴望某种同性婚姻说他们不需要的东西时,怀疑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同性婚姻推崇一种使孩子失去必要之物的婚姻制度。以上这些故事中的孩子,陈述了他们的失落,而这种失落是所有人类共通的渴望:被自己的爸爸和妈妈所认识和疼爱。

作者:Katy Faust(儿童权利捍卫者,10岁时妈妈跟女同性恋者一起)



关键字 Keywords: LGBT LGBT , 同性恋 Homosexuality , 女同性恋 Lesbian , 男同性恋 Gay , 同性恋运动 LGBT social movements , 同性領养 Same-sex pare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