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宝库 Database > 婚姻与家庭 Marriage and Family > 领养与生育 Adoption and Birth >

双性恋「同二代」从儿童角度反思同性婚姻

Robert Oscar Lopez

儿时我爱看电影‘The Music Man’ 它丰富幻变 我很能代入其中

因我长大的环境也是稀奇古怪 我常觉得成长中充满困难、挣扎

妈妈是个同性恋者 生于波多黎各,很贫困

她在家中很难感受到爱 记忆中她的伴侣跟她不一样

她是典型的美国中产妈妈 很贴心 又懂得照顾人

她并没有跟我一起住 我们只在假日才会见面

妈妈和她的相聚时间也不长 我猜她们有共识

在我成为青年前不会同居 我与兄姊的经历很不同

他们有与爸爸相处的回忆 我却与妈妈的伴侣有紧密的关系

妈妈是精神科医生  她挚力帮助同性恋者和变性人

我自小在她的诊所长大 从多方面接触到男同志的文化

13岁那年是我第一次有性行为 两个男生和我都喝醉

当时记忆模糊,但确实发生了 自那时我寻求更多性关系

不知不觉便陷入其中 却完全没机会整理自己的思绪

或是事情来得太快 成长于不寻常的性文化中

我变得没有底线 我敢说,一些你难以接受的事物

在我而言只是家常便饭 妈妈在我19岁那年过身

妈妈的伴侣要迁居 她当时落入庞大的悲痛中

她亲生的孩子那时亦很需要她

她难以陪在我身边 我还记得我们的对话

她说:「你爸爸才是你爸爸他可以养你」

但我跟爸爸的关系并没有很好 于是我离家出走

当时我只不过19  无奈成了无家青年

换个角度  若有民事结合或同性婚姻

我妈妈的伴侣或能留下来

或者承继更多 但若他们结了婚

就会消除我跟爸爸的连系 且是永久断绝关系

这是为何我最终持守这个立场 现今同性恋运动争取的同性婚姻 

跟最初的不一样 过往要求医院探视权、

夫妻免税额等法规 现在他们想要更多

包括要扮演儿童的妈妈 儿童就被迫要与扮演妈妈的人 

建立情感依赖关系  这样造成很多伤害

就算若我妈当时去了精子库 结果也会一样。

即使爸爸从没出现 我仍想见到他

强烈地渴望有爸爸、有妈妈 你怎能除掉呢?

后来我搬到纽约 我的信贷纪录不好,租屋困难

我知道我可以找男同志的群体

所以去寻找他们 在布朗克斯,我找到住宿

于是我搬进去、应付房租

27岁时,我确诊癌症 肿瘤指标比正常高出95

要尽快切除它 不知道为何,我想见爸爸

他赶到纽约 我还记得他告诉我:

我是你的父亲,你是我的儿子 我搬到爸爸那里

好像回到9岁一样 因为我以往一直想这样生活

那时捱过癌病,也不知会否复发

我随渴望作出决定 我想跟一个爸爸生活,就是这样

现今我们关系紧密 我从没跟女性在一起

我一直觉得女性有吸引力 只是从没行动,总是感到害怕

后来,我爱上一个女人 在29岁那年我们结婚

从没想象过结婚 甚至还生了两个小孩

成为现在的我 作为双性恋者,有血有肉的我

我仍对男人和女人都感吸引 即使我与女人有段忠诚的婚姻

或说最终我与男人建立长久关系  同性婚姻依然错误

我没在想甚么宗教原因 只是它迫使儿童失去父亲

却又不能弥补儿童所需的支持 硬放一个人在儿童生命里  是行不通的

同志群体控制着同性婚姻的争论 有些同志时刻监视你的言论

Twitterfacebook、电邮  又会找上你工作的地方

找上你的家人  甚至兄弟姊妹也反目成仇

我大概没机会再跟他们倾谈 最痛苦也莫过于此

我只是希望公正 一个为其他人设想的国家

无论是多微小的举动 甚至是几乎不可能的 我仍希望有出路。



关键字 Keywords: LGBT LGBT , 同性恋 Homosexuality , 女同性恋 Lesbian , 男同性恋 Gay , 同性婚姻 Same-sex marriage , 同二代 gay adopted children , 双性恋 Bisexu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