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宝库 Database > 婚姻与家庭 Marriage and Family > 同婚家庭 Same-sex Marriage >

别把论述筑在伤口上──不育与同性婚姻

对于别人说三道四,甚么「若我不支持同性婚姻,就必须否定自己的婚姻」,我愈来愈感厌倦。这样说并非太太和我做了什么不见得光的事,而是因为一个我俩身不由己的事实:持续不育。

我们与许多无后夫妇一样,常常被当成辩论话题,感到舆论穷追猛打。在同性婚姻争议出现以前,不育向来没惹起很大争论。现在支持传统婚姻会提到男女关系的独特之处,是具有自然生育后代的能力。考虑到那有可能出生的儿童成长的好处,婚姻发挥加强夫妻二人关系稳定的作用,这样做是为了社会的整体利益。

最争议的是,如果儿童是婚姻制度的缘由,为何要认可不育夫妇的婚姻?为何不按柏拉图对法律的见解,取消不育者的婚姻关系?或再问,为何认可不育者的婚姻,却不认可同性关系为婚姻?难度国家和社会就不能把同性伴侣换为不育夫妻般同样看待吗?

或许这些都说得通,但对于有血有肉的不育夫妇来说,却很离地。现实里不育夫妻月复月地等候永不来到的孩子,须要面对许多艰难和哀伤。

有种痛 不为人知

活在浪漫主义年代,夫妇不育根本是无足轻重。他们成为了沉默的一群是有原因的,一方面宗教和政治对不育没有划一评价,同时也因为不育的痛苦是极私隐的事。绝少人公然透露折腾人的医疗过程和所带来的绝望,还有其中一连串疑惑:绝少人不顾情面地戳破一对夫妇的不育情况,到底是现代医学论述的一面之词,还是承认医学科技有限制。

太太和我就是在这种沉默中经历过知悉、期待、绝望、接纳。我们曾渴望得到孩子,即使当时肩负债务和长工时的担子,也下定决心会抚养他。我们二十多岁已结婚,从没避孕。过了一段时间就发现问题,于是展开一连串使人尴尬和痛苦的医疗检查。结婚多年一直不能怀孕,一直没有医生能找到原因,,多款受孕药和手术也无济于事。考虑到伦理问题,我们决定不使用人工受孕或代理孕母。

到三十岁,还未知道没有孩子的原因,对于能自然得到孩子已感无望。我不知道有一个确切的诊断会比甚么都不知道更好还是更差︰到底是带来终结还是在伤口上大洒盐巴?但我知道这些痛苦经历反映了婚姻和同性关系的差别。

不育是一种损失

不育没有使我们的婚姻无效,反而我们体会到不育是一种失效,就是不能顺利达成婚姻其中的基本面向。对我们来说不育是一种损失。对从没人期望能够成孕的同性伴侣来说,不育却不是损失。我们原则上能够有孩子,可惜没有,结果令我们沮丧。

柏拉图认为「爱欲渴求繁衍」,爱令人渴望与心爱的人生孩子。即使柏拉图的《飨宴》认为思想上的后裔更为优先,但在他的系统中真实的后代繁衍也有地位,后来因为基督教,这思维更植根于西方传统里。希腊社会纵然包容(有时甚至热衷)某些同性关系,却从没把同性关系与婚姻混为一谈。

不论是情感上或理智上,男男之间的爱在生物层面没法与男女关系般,经历繁衍的丰富。大自然的秩序明显地、直接地否定了同性性关系有自然生育的机会。

从本质、目的或经验来说,同性伴侣和不育夫妇有清晰差别。男女夫妇关系里,无后并非必然,反而是基于疾病、年老,为完满的婚姻带来缺损感。自愿不生育是刻意回避这种完满,过去社会对此行为嗤之以鼻。但对于同性伴侣,不育其实不是一回事,因为同性关系是否完满,根本不在乎受孕与否。不论医学在对抗年老、疾病、受伤方面有多昌明,同性关系都不会生育。

婚姻与孩子的连系

将婚姻重新定义,加入同性结合,则等于否定婚姻与孩子的关系。唯认可不育夫妇的婚姻却不会如此。当孩子不再是婚姻之爱的重要体现,取而代之,养育孩子成为一种可有可无的选择,比那些自愿不生育的男女夫妻更无必要。

太太和我面对这个莫名不幸,意料之外的事实,深感缺失。我们永不可知,我们独特的基因组合而成的后代会是怎样。我们的模样、特点和性情也不能传递给我们的孩子。我知道无论怎样爱我们那同生共死的狗狗,牠也不会对你说「我爱你」。而我童年储起的乐高玩具,也只会继续待在盒中。

可是,不育没有令夫妻关系转化,成为一种「无后也毫不损失」的关系。正如已有人常提到,政府若尝试取消不育夫妇的婚姻,是荒谬和过度干预。更荒谬的是,太太和我都深知,测试生育能力的方法有多不准确。然而,你几乎可以肯定同性关系不能生育。

领养当然可行,但经常有大量额外的开支,在教养孩子的担子上又有更多困难。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经济能力承担领养程序而带来的数以万计成本。再者,领养虽是充满爱和崇高的举动,但也意味世界中有孩子饱受过创伤,不论是双亲死亡、失去能力、或不适合照顾孩子等等。我希望在理想的领养制度下,有一天领养制度能弥补不育和孤儿的惨况,但对我俩来说现在还未能做到领养。

若我们真的领养,我们能为孩子提供母亲和父亲,至少较接近孤儿原本失却了的家庭模样。所以,即使在于领养,不育夫妇和同性关系都呈现了基本差别。同性领养必然再次剥削那孩子有母亲和父亲的权利。

除了假设了「同性关系可与不育夫妇对等」外,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亦提出其他理据,这文章可没打算解决所有这些争议。可是,将同性关系和不育夫妇的婚姻作因果对等的比较,不只是过份简化和反智,更加无情地漠视不育夫妇的第一身经验,为他们带来伤害。

同性关系和不育夫妇都不能自然地怀孕。对同性伴侣来说,不育是预料之内,甚至再自然不过;对婚姻关系来说却是一种伤害、意料之外的损失。

来源:https://www.lifesitenews.com/opinion/dont-use-my-pain-as-a-weapon-infertility-and-same-sex-marriage
翻译:绯木


 



关键字 Keywords: LGBT LGBT , 同性恋 Homosexuality , 女同性恋 Lesbian , 男同性恋 Gay , 同性婚姻 Same-sex marriage , 婚姻 Marri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