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宝库 Database > 有关同性恋 About Homosexuality > 后同性恋 Post-Gay >

前同性恋者在美国俄亥俄州捍卫婚姻法委员会听证会上作供

作供者指,捍卫传统婚姻不仅是政党的事,而是所有人的事;这意味着「跟随造物者出厂指南,才能活得精彩」。

维护家庭倡议者Greg Quinlan与妻子Cheryl在美国俄亥俄州捍卫婚姻法委员会听证会上作供,以下是其部分证辞:

「十一年前我脱离同性恋生活模式,我太太Cheryl则在四年前走出来。

「同性恋已为临床证实,是性别认同发展异常。有多项相关科学研究、并数以万计个案可证明,同性恋意念可以由临床治疗及辅导改变的。没有生物学证据、任何可重复的实验研究,或某项基因测试,能充分证明同性恋行为是『天生』的。没有一个同性恋者是天生的,一个也没有!同性恋是情绪问题,人若有足够动力,是可以改动的。

「太太和我都是虐儿受害者…我们深知道当『同性恋者』并不快乐,这种生活模式令人破碎而空虚…

「我是护士,亲眼见过我上百个朋友死于艾滋病或相关并发症。到第一百个朋友去世时,我就再没有统计人数了。同性恋行为之颓废,所导致问题与伤害实在不可胜数。

「我一生有九年时间是同性恋的,为了证明同性恋没问题,我于1989年创立了人权运动基金德通巿委员会(Dayton Committee for the Human Rights Campaign Fund),为全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筹募数万美元款项…

「然而在1998年,我创立维护家庭网络,是个基督教家庭倡导组织…同时间,在牧师师母协助下,我开始在俄亥俄州门罗巿盘石教会(Solid Rock Church in Monroe, Ohio)开展活得释放事工(Living Free Ministries),帮助想脱离同性恋生活方式的人,协助他们处理导致性别认同混乱问题的深层原因,令不少人重新遵从造物者的『出厂指南』,重过正常生活。

「以上种种,与本州岛捍卫婚姻法有何关系?关系可大了!

「…同性恋乃性别认同混乱的一个明显例子,发生在第123次州议会上,当时众议员Otto Beatty尝试将性倾向纳入俄亥俄州族群威胁法,不过最后失败。会上有两位易女服的男士作供,声称自己生来身体错配。就在刑事司法机关委员会面前,二人示范了何为性别认同混乱,其说话及走路姿态都是临床病征!可惜好些委员竟对此表认同,而非表同情。

「今天有成千上万个同性恋者已经改变,还有更多人渴望改变。同性恋是一种行为--而非遗传特征。有充足证据证明,不应允许以同性婚姻、同性民事结合,或家居伴侣等名目为此立法。

「妻子和我就是活生生的证明,还有数以万计个案都显示,受同性吸引的人是可以改变的,然后就有结婚的权利。我们选择遵从造物主的生命指南,也就是说,以一男一女的身分彼此委身。

「佛蒙特州的左右铭是『勿践踏我』,然而佛蒙特州高等法院却以伐木巨人之姿践踏了全国。该州法院无视美国二百多年历史,『忽然』发现州宪法容许同性婚姻或家居伴侣;我真好奇,为甚么过去二百年他们都没发觉,现在才忽然发现?!

「现在麻萨诸塞州人也傲慢地指令立法机关改变婚姻法,这完全是权力巅倒。四位麻萨诸塞州黑袍『法官』忽然发现,州宪法容许同性婚姻;麻萨诸塞州普通法有逾三百五十年历史,州宪法也有二百二十五年历史,怎么这些年来都没发现法律允许同性婚姻的呢?

「…俄亥俄州必须捍卫婚姻,以保护巿民,不能将同性恋病态视为正常。

「同性恋是性别认同混乱,若当事人愿意令生命回复正轨,遵从造物者设计,是可以改变的。

「俄亥俄州政府不可以让这问题当作正常看待。俄亥俄州警察应帮助求助者,而非鼓励这种自毁的生活方式,这样做只会走向灭亡,历来皆如是。

1989年,当时我还是同性恋者,我在首都华盛顿柏悦酒店宴会厅,听人权运动基金的同性恋政策干事演说,谈如何发动攻势,开始争取同性婚姻合法化,他们选夏威夷为第一战线,然后轮到佛蒙特。

「在座各位经济与财务事务委员,有责任阻止这种自毁行为。谢谢各位。」

Gregory and Cheryl Quinlan

www.profamilynetwork.org

pfn@profamilynetwork.org

(文章来自 NARTH, 网络链接:  http://narth.org/docs/domahearing.html )


 





关键字 Keywords: 同性恋 Homosexuality , LGBT LGBT , 女同性恋 Lesbian , 男同性恋 Gay , 同性婚姻 Same-sex marriage , 后同性恋 Post g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