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宝库 Database > 有关同性恋 About Homosexuality > 后同性恋 Post-Gay >

全国同性恋研究及治疗协会──有关性倾向改变之立场

NARTH董事会于2012125日通过

现时就同性恋性倾向改变的讨论,已无可避免地被社会政治气候包围下发生,这让单纯的科学探讨变得相当困难。在面对这样的实况,要求准确了解性倾向改变的可能性,有时甚至存在矛盾的看法,有几个考虑是重要的。第一及最先要知道的,就是我们对「改变」这概念的认知是如何,而这会引申到我们所以为的改变是什么。一些人(包括了支持及反对同性恋性倾向可改变的人士)认为改变可以简单地分类为,全盘作出改变,或是完全不改变。不论是支持或反对者,这种分类的方式,都是同样的思路,不同的只在于他们渴望的结果是不一样。支持者认为同性恋性倾向是生活方式的选择,说放弃就能放弃。反对者则认为这完全是天生的,就是无法改变。本会对上述的两种看法都不认同。

本会相信,大部份对改变同性恋性倾向表达消极看法,乃有意无意地将「改变」之定义纳入为简化的分类概念。当改变」落入这样绝对的定义,令寻求改变者一旦再有任何受到同性吸引的经历(或任何其他挑战)──哪怕程度已大大减弱,均被视为「无可改变」或「改变失败」。反对者认为同性恋性倾向是人一种天生而无法改变的特性,部分原因亦由于对「改变」一词采取如此简化的分类。值得记住的是,基于对「改变」采取简化分类而排除改变之可能,这跟精神病学文献面对的任何挑战并不能相提并论。举例说,若按分类标准去定义「改变」,则治疗途中一旦有任何抑郁情绪再浮现,即被视为无明显或实质改变,即使抑郁情绪出现频率已大减、或是抑郁程度已下降。同样论据,亦可用在不同情况,包括哀悼、酗酒,或婚姻问题。这里的重点不是要将上述情况等同于同性恋,而是要指出,若单单对不想要的同性吸引」(unwanted same-sex attractions)的改变,采取这样的分类标准去报告,跟专业原来的处理并不一致。

本会相信,关于同性恋性倾向改变,与其于归档式地分类,更有帮助和准确的理解,应该是这些改变正在一体当中延续不断地发生。事实上,性倾向的定义在近代研究中也是如此,从著名的金赛量表(Kinsey scales)开始,即使后来的研究常以分类式的词汇去形容「改变」相关之发现。本会肯定那些积极关怀不想要的同性吸引」的人们,曾报告过分类式定义的改变。另外,本会也同样确认那些「没改变」的报告。然而,据本会临床经验,对大部分寻求心理治疗以摆脱不想要的同性吸引」的人士而言,理解到「改变」是延续性地发生,协助效果会更好;许多求助者最终可以在方向及强烈度上获得显著的改变:减低对同性吸引、幻想与性兴奋,而当事人对此改变亦感到满意和有意义的。本会相信,对寻求摆脱不想要的同性吸引」的人士,以否定其真实(包括同性恋)人性,或单求身分标签的转换,视为成功的转变,是百害而无一利。若尝试否证那些转变,并假设那不是基于当事人的实际经验而来,实在是侮辱了那些已改变之人士的诚信,以及是当下一厢情愿的痴想。

最后,必须指出,有报告以相关治疗混杂不同方式为由,对性倾向可改变的立场过分悲观。然而近年大部分关于改变同性恋性倾向的报告,多数集中于讨论宗教介入之结果,而这与专业心理治疗的果效,可能会有很大差别。有理由估计,求助人士在专业心理治疗人员照顾下,其改变的可能性会更高,惟情况有待进一步研究。本会对此类研究非常有兴趣,盼日后能筹募足够资金进行。

总言之,对同性恋性倾向改变的可能性存高度悲观之人士,其结论似乎是由于以分类式定义改变」作为前设,然而,这有违文献就性倾向之定义,并且接近所有其他心理学个案对改变」之理解。本会相信,视改变为在一体中延续发生的过程,这是较合适的治疗进路,令那些寻求改变向导治疗的当事人,有更现实的期望。以此为念,本会坚持委身于保障求助者的权利,寻求摆脱不想要的同性吸引」,就好像治疗师亦有权提供相关心理治疗服务。

(文章来自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

网络连结:http://www.narth.com/2012/01/narth-statement-on-sexual-orientation-change#!about1/c1wab)



关键字 Keywords: 同性恋 Homosexuality , LGBT LGBT , 女同性恋 Lesbian , 男同性恋 Gay , 后同性恋 Post g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