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宝库 Database > 有关同性恋 About Homosexuality > 天生? Born to be Gay? >

人类基因研究计划总监佛朗西斯․科林博士指──「同性恋并非天生」

A. Dean Byrd, Ph.D., MBA, MPH


200744日报道:从事基因研究的先锋科学家之一的佛朗西斯科林博士(Francis S. Collins)指,「尽管许多人类行为特征皆有遗传成分,但基本上,没一种相关遗传因子会造成必然影响」。

 

科林博士引述BochardMcGue的研究谈到个人特征的遗传性(遗传因素的影响),归纳出不同的个人性情特征受遗传影响之比率如下:一般认知能力(50%),性格外向(54%),和蔼(42%),责任心(49%),神经质(48%),开朗(57%),具野心(38%),保守(54%)。

Kirt等人(2000)曾做小区为本的澳洲孪生儿研究,发现同性恋的遗传性约为30%Whitehead1999, 2006)在广泛评估上述研究时亦估计,同性恋之遗传性约为30%,而且这是上限。

关于遗传性的估计,乃基于仔细分析同卵双生儿研究。尽管相关研究发现,遗传对很多的人类性情特征有重要影响,但必须留意,遗传性不等于必然性。

正如科林博士指,基因表现会受环境影响,自由意志也能左右人对若干倾向的反应。

科林博士概括相关同性恋研究时指:「同性恋的遗传基础,是公众特别关注的范畴。孪生子研究显示,遗传因素的确对男同性恋有若干影响,但我们也发现,孪生子当中若有一人为男同性恋者,其兄弟亦属同性恋的比率有20%(比较男同性恋者约占人口24%),显示性倾向的确受基因影响,但这影响并非必然的;这只是种倾向,而非决定性的因素。」

科林博士特别提到环境,尤其童年经验及自由意志选择,都对我们有深远的影响。当研究人员探索遗传因素对性格影响愈仔细层面,我们必须善用相关数据以致知,而非盲目地支持若干理论。

科林博士特别提到激进主义分子迪恩哈默(Dean Hamer)的著作,他曾声称发现上帝基因(此君亦牵涉「发现同性恋基因」)。

科林博士指,哈默的著作虽「成为轰动头条」,却「言过其实」。

《科学美国杂志》(Scientific American)的一个评论员指,哈默讲上帝基因的著作,其书名应改为《所谓自我超越基因──影响少于1%统计变异数的基因,且心理问卷刻意为「发现」该基因而设,且相关特征含义无量(涵括参与环保组织到相信超能力等表现),且研究未经出版,也未经重复验证》。

不幸地,像同性恋等范畴的很多研究,不仅常为媒体误读,甚至也常为科学家误解,高估了所发现部分的贡献。

迈克尔贝里(J. Michael Bailey)曾做两个研究,堪称媒体误读之范例。第一个研究指,同性恋特征在孪生儿间的同现率为52%,第二次研究却说只是2037%,而且结果取决于你对同性恋定义有多严谨。然而第一项研究得到广泛报道,第二项研究几乎没有传媒注意。

贝里自己也承认第一项研究选取对象偏颇──他选取研究对象的地点,让受访者「考虑过自己孪生手足的性取向后,才决定参与」。而第二项研究,则利用澳洲孪生儿登记册数据,以不记名方式进行,使这种偏颇不可能。

谈到基因对如同性恋等特征之影响,科林博士总结说:「是的,我们手上都有一副特定的牌,这副牌也终会揭示出来,可是我们怎么玩法,则由我们决定。」*

数据源

Bailey, Michael J., Michael P. Dunne and Nicholas G. Martin (2000). Genetic and 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on sexual orientation and its correlates in an Australian twin samp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8, 3, 524-536.

Collins, Francis S. (2006). The language of god, a scientist presents evidence for belief, New York: Free Press.

Kirk, K. M., J. M. Bailey, M. P. Dunne and N. G. Martin (2000). Measurement models for sexual orientation in a community twin sample. Behavior Genetics, 30, 4, 2000, 345-356.

Whitehead, Neil and Briar (1999). My Genes Made Me Do It! A Scientific Look at Sexual Orientation. Lafayette, Louisiana: Huntington House Press.

Whitehead, Neil (2006). "What do first ages of SSA or OSA tell us about their origins?" In NARTH Collected Papers.

*史蒂夫西门(Steve Simon)在一封电邮里回应指,承续性乃量度两个变异数的比率,而非单比例;承续指数与单比例的计算方法是不同的。然而在这项研究上,无论承续指数或单比例都显示,同性恋并非完全天生的(或纯粹的生物遗传)。虽然科林博士指,在同卵双生儿中,同性恋特征之同现性为20%,但这只是先证同现率的数字,在数学上的确如此。然而,尼尔怀特黑德(Neil Whitehead)博士则指,同性恋特征在孪生儿之间同现的比率仅11%。要知道不同的模型会产生不同结果;然而结论仍是一样的-目前并没有数据显示同性恋是纯粹天生的。



http://www.narth.org/docs/nothardwired.html

关键字 Keywords: 同性恋 Homosexuality , LGBT LGBT , 女同性恋 Lesbian , 男同性恋 Gay , 性倾向 sexual orien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