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宝库 Database > 社会与个人 Society and People > 同性恋社会运动 LGBT Social Movement >

火狐总裁退下,这就是包容

来自长达一星期的公众压力,Mozilla公司创办人之一布兰登·艾克已辞退了行政总裁一职,因为艾克支持了一个错误的法案,就是加利福尼亚州8号提案,此法案提出一个维护一男一女婚姻定义的全民投票。对于支持改变婚姻定义的人来说,包容只是一种用作消除异见声音的语言艺术。

相反, 艾克似乎较包容, 正如Mozilla的行政主席Mitchell Baker女士形容艾克在Mozilla 15年的工作:

我从未见过他有甚么行为及态度是跟Mozilla的价值背道而驰。

艾克所受的粗暴待遇是来自他私下及个人地支持一男一女婚姻,总统奥巴马也认同,希拉利及无数主要官员也认同,最后,8号提案得到7百万名加州选民支持,获得通过。

当总统奥巴马早前支持婚姻是一男一女结合,他是个顽固的迷信者吗? 议题上的不同意见化为憎恨言语,这方法真的能找到相同基础而和平共存吗?

当然,无论甚么原因,Mozilla的雇员有权向他们不喜欢的行政总裁抗议,但他们这样对一个持相反意见但同为社会一份子的公民,这样做文明吗?是否每一个不同的政见,都成为他是否有权立足社会的考虑因素吗?

当奥巴马一年间在这议题的立场上「演化」,他曾坚持关于婚姻的辩论是正确的,他说两边立场的人都是有良好意愿。

奥巴马解释,支持一男一女婚姻的人,正如我们一直对他们的了解,「不是源自一种卑劣的角度」。「他们有这立场是因为他们关心每一个家庭」,而「他们是我的朋友。。。你知吗,我探探尊敬他们。」

可是,不尊重及不包容愈来愈成为社会常态,因为支持改变婚姻定义包括同性结合的力量,已努力了20年,主要的策略是文化威胁威胁以污名化他们为「仇恨者」及「顽固迷信者」,欺凌他们。

这不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因为理性及善良的人都会反对他们的做法,倡导改变婚姻定义的人愈来愈多地把不同意见的人抺黑为「人类种族的敌人」。他们传递了一个清楚的信息:如果你捍卫婚姻,我们会妖魔化及边缘化你。

而在很多的事件上,我们看到社会传媒攻击那些相信一男一女婚姻的人──福来鸡,百味来通心粉,Craig James(被ESPN解雇)及鸭子王朝的威利·罗伯逊。这些粗野的言行是任何民主社会的毒素,我们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这个辩论是有关儿童福祉的基本制度,而婚姻就是一个有效的制度。婚姻是社会从远古时,如何联合一个男人及一个女人作为丈夫及妻子,及当有小孩在他们的联合下生出时,如何作为母亲及父亲。

那些支持改写婚姻定义的人,需要拒绝参加威吓的运动,坚拒妖魔化对手的策略,及叫停一些朋友,当他们欺负那些站出来支持传统婚姻的人。

我们可以完全同意总统奥巴马所讲,站在不同立场的美国人值得受尊重。

政策应该禁止政府因任何人或组织(牟利或非牟利)拥有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或性关系应保留在婚姻内的信念,而歧视他们。政策应该禁止政府在税务政策,就业,申领牌照,认可资格或契约上歧视这类组织及个人。

基督教收养组织已经被迫关门,不能为小孩子服务,因为他们相信孤

儿要有一父一母。迫走这些组织不能帮助这些孤儿,也不能帮助我们的社会。我们对收养组织的需求,是愈多愈好的。

其他案件包括摄影师,面包师父,花商,住宿加早餐酒店(B&B),订做制服公司,学生辅导员,救世军,还有更多。在以上每一件事上,都有很多其他公司愿意提供类似服务。

婚姻的目的及意义的辩论将会继续,我们要用民事方法处理。欺负弱者的人或许能一时得逞,但他们用的是焦土政策,毒害所有民主言论及拆散民主自身赖以倚赖的关键。

即使任何人不同意对方一些道德议题的公共政策,也可以一起生活。

文章转载自http://dailysignal.com/2014/04/03/eich-tolerance/



关键字 Keywords: LGBT LGBT , 同性恋 Homosexuality , 女同性恋 Lesbian , 男同性恋 Gay , 同性婚姻 Same-sex marriage , 同性恋运动 LGBT social movements , 人权 Human rights , 言论自由 Freedom of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