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宝库 Database > 社会与个人 Society and People > 同性恋社会运动 LGBT Social Movement >

不断的痛苦—有关性别不安的医治,青春期发育阻断疗法产生的问题

不断的痛苦

有关性别不安的医治,青春期发育阻断疗法产生的问题

出版文献:The New Alantis- A Journal of Technology and Society

作者:Paul W. Hruz, Lawrence S. Mayer, and Paul R. McHugh

撮译自:http://www.thenewatlantis.com/growingpains

未知因素可以伤害我们

对未成年人士,使用青春期发育抑制术和跨性别激素,是一种极端措施。这个做法假定同意接受治疗的青少年、法律上同意进行治疗的家长或监护人,并正在研发和实施治疗法的科学家和医生,皆具备相关丰富知识和能力。我们经常听到神经科学家说青少年的头脑还欠成熟,未足以作出可靠的理性决定,现在却有人要我们指望一些本身就情绪不稳的青少年在12岁甚至更小的年纪,便能就自己的性别认同和一些影响重大的治疗方法作出决定。尽管科学界对于性别认同问题的性质至今所知极少,我们还是期望家长和医生能够评估青春期发育抑制术的种种利弊。

有谓青春期发育阻断疗法是可以全面复原,使人以为影响没有那么严重,但科学证据并不支持这个说法。性别认同障碍患者抑制青春期发育之后,能否重新开展两性各异的正常发育过程,还是个未知数。有关儿童在停止青春期发育抑制之后,能否发育出正常的生殖功能也未有定论。同样难说的是:有关儿童一旦恢复其原生性别的青春期发展,他们的骨骼和肌肉能否正常发育。再者,使用青春期发育抑制术治疗性别认同障碍的年青人,对他们心理上造成甚么影响,我们也未充分了解。

凡此种种未有答案的问题,须要我们进行更多研究加以解答。与此同时,对于性别认同障碍如何及因何发生、持续和终止,我们也必须继续进行研究,或许因此可以揭示治疗性别认同障碍的新方法,让患者受惠没有变性疗法那么影响深远和严重的治疗方法。

鉴于上述许多不确定性和未知因素,用于性别认同障碍的青春期发育阻断疗法,称之为实验性疗法才属恰当。可是当今医学界却不作如是观。过法数十年来,实验医学制订出许多规范、标准和治疗方案,包括对人类实验对象的保护措施、机构审查委员会的运用,和在严格对照情况下进行的临床试验,还有长期的追踪调查。这些行之已久的惯例,正是为使实验医学更趋严谨、为保障患者、医者和社会的利益而设。可是,一旦涉及性别认同障碍的青春期发育阻断疗法,这些规范和治疗方案彷佛近乎荡然无存这种情况对于患者、医者、社会和对真理的探求来说,皆是有害无益。一般而言,对于各类实验疗法,医生应当慎于采用,而对用在儿童身上的那些则更要格外小心,特别是要避免采用那些根本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其有效或安全的实验疗法。尽管医生和家长都出于善意,让年青人接受这类治疗,却无异陷他们于危险中。

关于性别认同障碍,尽管我们确切知道的东西不多,但有一点却是不容置疑:错认自己为异性者往往要大吃苦头。他们比起一般人更容易受到焦虑、抑郁的困扰,甚至更容易有自杀倾向。对他们伸出援手是一定要做的事情,但在科学家还在努力深入了解性别认同障碍的性质和成因的时候,贸然把激素疗法、变性疗法当成最好的治疗工具,恐非慎重之举。



关键字 Keywords: LGBT LGBT , 跨性别 Transgender